最珍贵的教训——可乐教父的成败十诫

这本轻松易读、充满洞见的企业圣经,出自一位广受敬重的商场老将——可口可乐前总裁唐纳德.基欧,他是巴菲特的多年好友,更是巴菲特心目中极少数可以托付公司的人。

基欧以领导企业多年的经验,整理出十个企业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包括:放弃冒险、不知变通、死不认错、尽信专家、惧怕未来等。他提醒企业,容易一再犯下的错误有哪些,以及这些错误何以招致失败。

对于事业和人生,犯下十诫的人必定可以成为“极其成功的输家”。如果你想避开失败的陷阱,增加成功的机率,就一定要了解,什么是你“不要做”的事!

对于大半部历史里的绝大多数人而言,规避风险都是主流的基调。我们擅自推想,狩猎者和采集者一直都是四处游走的,但是历经了农业革命,让人类得以定居之后,大多数人都决定安顿下来。他们选择过着和他们的父母、祖父母一样的生活,再不曾冒险远离村庄,而且理由充分。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只要看看古老航海图上,险恶之地都被标示为“未知领域”,有时候还会加上更具威胁性的警讯,诸如“此处有恶龙出没”。谁会想要冒险航行到这样的地方呢?

当然,还是有少数人会这么做。不过,大多数人都选择待在家里。如果你冒了一个风险,你可能会遭遇许多事,而且其中绝大部分多半是坏事。

即使到了今天,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中东部分地区及东南亚部分地区,都还是陷在一个规避风险、“让我们照老样子做事,因为我们向来都是这么做”的文化里。在这些生活赤贫的家族及群体里,一成不变的循环往往世代相袭,不曾被打破。

反观美国,则是向来就具有冒险性格。从哥伦布、詹姆斯镇到第二次大陆会议和托马斯杰佛逊雄辩滔滔的《独立宣言》,这个国家一直就是建筑于一个紧接着一个的风险之上。我们的祖先是强悍、坚韧的冒险家,愿意赌上一切,包括他们的生命在内,并且撑过了几乎无法克服的恶劣情势。赫克特圣约翰德克里夫可?在一七八二年写道,“在此地,来自各国的人融合成一个新的民族,他们的辛劳和后裔有一天将会为世界带来巨变……美国人是一个新生的人种。”

麦可基欧,也就是我的曾祖父,在一八四八年,年仅十八岁时,离开了爱尔兰,独自冒险渡过当时被称为“苦涩眼泪之碗”的大西洋。跨海的船只上,情况恐怖至极:过度拥挤、老鼠乱窜、脏乱不堪、疾病肆虐,还有对于他们所载运的“人货”几乎漠不关心的冷酷船长。航程中,尸体不是直接丢到海里,就是在一靠岸时被卸下船来。在加拿大葛罗斯岛?上,数千名爱尔兰移民被埋葬在无名冢里。只有非洲奴隶在抵达美国时,情况比爱尔兰人更悲惨。

成功渡海的移民发现,等待着他们的根本称不上“应许之地”,而是一个严酷、日夜不停工作的未来。我的曾祖父发现,他唯一能找到的工作,就是在麻州匹兹菲尔德市的采石场搬运石块,每天工作十六小时,只比在监狱工作稍好一点。尽管如此,这份艰辛的工作总算是带给他些微温饱和保障,再加上他很快就结婚生子,因此不难想见,麦可或许一直都很渴望安定下来,并且留在匹兹菲尔德市。

会有这样的念头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当你得到了某些东西,即使非常微不足道,都会受到很大的诱惑要你放弃冒险。

这是人性。我已经得到了些什么,为什么要拿它来冒险呢?谁知道山的另一边会是什么?别去那儿吧!

我猜想曾祖父在匹兹菲尔德市时,应该是听到了他脑海里传来这样的声音,而且他身边的人大概也这么告诉他。

“留在这里吧!你已经有一份工作。搬运石块是很高尚的职业。有成千上万人可是一无所有呢!”

然而,麦可并未安于匹兹菲尔德的已知领域(虽然很辛苦),反而决定冒险,乘着一部牛只拖曳的大篷车,横越了半个美国,去到了一个遥远的地方,名叫爱荷华。我很高兴他这么做了。

麦可的儿子约翰,也就是我的祖父,继续扩建在爱荷华的家园,年复一年地把一切都冒险投注在饱受暴风雪、沙尘暴和蝗虫侵袭的农作物上。我还记得大人们告诉我,因为房舍周围几乎没什么树,所以祖父必须每星期一次带着一群马匹,到距离大约二十英里远的洛克河去砍木头,那是他们唯一的燃料来源。有一天,他在挥动斧头时,砍断了自己的一根脚趾。虽然受了这样的伤,他却只是胡乱地把脚趾接回去,用粗麻布包扎起来,接着继续完成他的工作。

我祖父和他的脚及脚趾,都安然无恙—我得补充,是在没有服用或施打抗生素的情况下。

在这个国家里的我们,拥有一个独特的基因库。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延续自诸多卓越人士的血脉,他们在其它大部分人都留在原地的情况下,搭上了那艘船。许多人甚至连上岸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在横越大西洋或太平洋(或是高山、草原沙漠)的旅程中幸存下来之后,那些人当时得到的回报就是一季又一季地待在农场、在兴建铁路的工地、在危险和肮脏的矿坑和工厂里,过着今天难以想象的艰困生活。在一九○○年,美国家庭花在丧礼上的开支,是医药费的将近两倍。但他们就是撑过来了。

征服了如同我们的先祖曾经战胜过的重重挑战,我们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挣得了一整天或任何一天在办公室工作、在公园里散步的生活。

然而,正当我们的生活日渐平稳、富裕和舒适之际,放弃冒险的诱惑也变得非常之大。

这是成功所引发的恶疾之一。屈服是很容易的,尤其是当你年纪渐长时。我所说的年老,并不是指六十岁。这个疾病在四十岁时就可能会发作。你对自己说:“我已经辛苦一辈子了……整日担忧、牺牲睡眠。现在让别人来做吧。我很满足于现况。”

开设新公司的创业家,会只为了开创一个新构想,甚至是开辟一个全新产业,就把自己的房子和一切都拿去抵押。对此,有些人可能会认为,他们所冒的险,是最严峻的一种风险了。高达五分之四的新公司都是失败收场。大多数的新产品从来未曾跨出试销市场(test market)而进入大众市场,就算闯过了试销市场,成功机率也只有十三分之一。根据全美独立企业联盟教育基金会的估计,在经过短短五年之后,仅有半数雇有员工的新企业仍旧维持营运,而且其中有很多都是处于亏损状态。创业真的不容易。

但是,与创业同样困难、有时候还更加困难的就是,当前的状态已经非常成功,应该会持续保持下去,却在此时决定冒险—而且还有相当多证据显示,所冒的风险可能根本没必要。如今,一般人会投入大量的时间和心力,从各个角度进行风险评估,包括利用统计学,计算会造成实际亏损的机率,乃至于违法令规章的可能性。我并非风险评估这门学问的专家,但是以我的经验来看,评估是否有需要冒新的或更大的风险,取决于那种觉得事情应该做得更好的不确定感,取决于那种认定如果现在不采取行动未来就会陷入危境的感觉,或是更严重的,取决于那种我们正在丧失机会的感觉。我在可口可乐任事期间,每当公司业务进展得特别顺利,我就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如同俄罗斯人说的:“事情进展太好,通常就不好。”

我常常会问公司的高阶主管:“再告诉我一次,为什么一切都那么顺利。难道我们今天再没有什么应该烦恼的事,好确保我们明天有别的事可以担心吗?”我一定曾经为此—而且还经常如此—惹恼过不少人。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