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温.范克里夫,臭名昭著的迪菲亚兄弟会的幕后首领,联盟第一个副本死亡矿坑的总Boss,人人欲杀之后快的大魔头。这个联盟玩家从1-20级成长期间就一直与其打交道的迪菲亚兄弟会的首脑,如果仅仅只是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难免流俗,好在暴雪没有让我们失望。如果只是土匪,怎么能在暴风城天艾德温.范克里夫,臭名昭著的迪菲亚兄弟会的幕后首领,联盟第一个副本死亡矿坑的总Boss,人人欲杀之后快的大魔头。

这个联盟玩家从1-20级成长期间就一直与其打交道的迪菲亚兄弟会的首脑,如果仅仅只是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难免流俗,好在暴雪没有让我们失望。

我们在调查迪菲亚兄弟会案件的过程中通过这些零星的线索看出范克里夫绝非常人,然而只有等到我们带着他尸身上搜出的信件,到暴风城中找到他童年的伙伴时,才能对这个枭雄的一生有个大概的了解。

巴隆斯.阿历克斯顿(就是暴风城教堂区那个建筑师)原本住在西部荒野。那个时候,当地资源丰富,人民安居乐业,跟他一起在这里生长的,还有名为艾德温.范克里夫的伙伴。年轻时的范克里夫强壮,聪明;后来两个对建筑建设抱有共同爱好的青年加入了大名鼎鼎的石匠工会,通过多年的努力,范克里夫终于接过了前任的担子,坐上这个以承建大型工程而享誉联盟的建筑工会的头把交椅。石匠在范克里夫的领导下日益红火,终于在几年前接到了皇室重建暴风城的订单。

受皇室重托重建暴风城,这是怎样巨大的工程!荣誉,金钱,才能的肯定与发挥,可以想象,石匠年轻的首领站在事业顶峰的那个时候,是怎样的春风得意。

范克里夫和他工会的伙伴们不负众望,几年心血换来了一座如今人人有目共睹,宏伟壮丽的新暴风城。然而在竣工的那天,等待他们的却是肥肠肚满的贵族们冰冷的答复:王室为战争预算所累,无钱支付工程费用。

是真的没钱,还是存心抵赖?范克里夫没有去考虑这个问题,年轻气盛的首领只看到贵族们在城中寻欢作乐时,千百和自己一起用血汗堆起这座暴风城的工会兄弟们却在等着养家糊口的工钱。

贵族们答应给工会中少数元老加官进爵,然而出于对工会和兄弟们的忠诚与责任,范克里夫断然拒绝了贵族们的收买。在他的策划带领下,石匠工会成员发起暴动,突破王师的包围向乡间散去。在突围过程中,范克里夫的两个朋友没能跟上他的脚步:童年的好友巴隆斯.阿历克斯顿留在城中,并最终向权贵们妥协,日后成了城里的建筑师;忠心耿耿的副官巴基尔.斯瑞德被贵族军俘虏,关押在暴风城监狱中,从此没了音讯。

财富,地位,荣誉,家庭,梦想,友人……一夜间失去了所有这一切,范克里夫的心中只剩下对暴风城贵族刻骨的仇恨和复仇的欲望。为了建设而存在的石匠工会从此在艾泽拉斯消失,为了破坏而存在的迪菲亚兄弟会悄悄诞生了。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范克里夫紧锣密鼓,按部就班的实施着他的复仇计划:他利用自己对西部荒野的了解迅速在故乡拓展兄弟会的势力并霸占区域里富庶的金矿。利用金矿的利润他除了进一步发展兄弟会,还在地下构筑了庞大的基地,收买了地精等联盟,并开始建造一艘巨型炮舰。范克里夫的计划很明显:炸毁暴风城!宁可亲手毁掉自己和兄弟们血汗的结晶,也不让它白白落到的贵族手里。

然而他的行为却引起了西部人民军,这支农民们自发组织起来保卫自己家园的军队的注意。“高级知识分子”出身的范克里夫似乎不认为这些几天前还拿着锄头的乡下农人能阻碍自己复仇的大计。但事实证明,这一疏忽,加上内部出现了叛徒,最终断送了他精心的布局,甚至赔上了他自己的人头。

艾德温.范克里夫,究竟是为祸人类王国境内安全,欺压善良百姓图谋不轨的十恶不赦之人;还是不肯屈服不公正待遇,奋起与腐朽权贵斗争的英雄?或许,两者都不是。他即不是革命者,也不是野心家,他只是一个复仇者。为了复仇不择手段,不在乎更多其实同样饱受贵族欺压的民众的利益,执着让他的目光变的狭窄。这注定了他最终的失败,却也证明了他是一个血性十足的男人。

人民军的领袖在得知迪菲亚幕后首领的真实身份时惊恐的低呼“那个男人不好对付”;暴风城军情七处的马迪亚斯.肖尔言语中对他赞赏有加;他的副官巴基尔.斯瑞德被俘虏后拒不投降,甚至在监狱里联络其他的同伙组成了兄弟会的内应并发起暴动;他的童年好友,石匠最后的幸存者之一的巴隆斯.阿历克斯顿在看到那封来信后唏嘘感叹:“艾德温,你还是跟当年一样,一点也没有变啊”。而这个时候,我们再想起那个高大的身影,那个临死前还在高呼“你们这些王室的走狗,我们的行为是出于正义”的男人……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