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里莱纳·布朗铠之巨人却无法守护任何人

莱纳有个心理压抑到变态的母亲,因为种族身份,被歧视,被抛弃。软弱的母亲遵从时代和社会的观点,把责任推卸给艾尔迪亚人是恶魔的血统。母亲从小就给儿子灌输自我否定的价值观,以为能保护儿子重复自己的命运,却在儿子灵魂深处刻下伤痕。

童年的莱纳是个不折不扣的吊车尾,得到父母的认可就是他所追求的东西,马赛(鄂巨的继承人)不希望弟弟波尔克继承铠巨而只有13年的寿命,所以贬低了弟弟的评价,从而让莱纳继承了铠巨,换来的依旧是父亲的嫌弃。

生成了第二人格是莱纳认清现实的体现,他没办法否定自己内心最原本的善恶,而只能简单的分裂成两个人格。试图把自己两个人格融合的过程,这也是他试图吞枪自杀的原因,他希望得到救赎。

他是一个悲剧人物,虽然不讨人喜欢,但是他的三观是正的,他能意识到屠杀是错的,能在人类大义面前站到历史的正确面。

我一直认为莱纳和马莱篇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彻底剥离了巨人的少年漫属性,塑造出了极为接近真实世界的大背景。

在这个背景下,没有谁是反派,都只是为了生存而战;历史渊源结下的种族矛盾,是love and peace解决不了的问题;由于信息差和主导,平等的对话没有基础进行。我相信任何一个民族的人看马莱篇,都会对自己的民族和国家的历史以及当下处境产生一些联想。

马莱篇的叙事主体反转,是一个非常大胆的手法,所幸谏山创成功了。正是因为看到了莱纳袭击墙内前后的所有心理转变和行为动机,读者才可以信服“墙内墙外人都不是恶魔,只是普通人”这个观点。

现在对莱纳我依旧只有同情,虽然不能说莱纳在这个残酷世界里最痛苦悲催,毕竟他也害死了很多人。但是剧情发展至此,多少能共情到他这艰难又虚无的一生,戏里怎么都解脱不了,戏外还要被读者天天往下塞椅子迫害。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